也把制作堆绣唐卡的手艺传给了他
2020-11-20 21:4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墨竹工卡县往北,溯拉萨河40公里,就能到达与林周县接壤的扎雪乡。

扎雪村村名在县里提供的材料上翻译为“山麓”,格念群培却说,扎雪村是因为村里有座扎雪寺而得名,而且扎雪的“扎”有“扎根”、“立足”之意,是吐蕃穆赤赞布时期这里有一座叫“乌如龙雪戈多吉林颇章”的宫殿,后经直贡梯寺“收编”、扩建,成为扎雪寺,有佛祖、佛教在此扎根、立足之意。

格念群培的房子不算高大,但因为地处河谷台地,视野极好:哗哗流淌的拉萨河从南边流向东去,对岸农田环绕的其朗村散落、铺展到山脚下,一座正在架设的大桥把两村连接了起来。

“在内地上过大学,眼界开阔了,会做得更好。”格念群培滔滔不绝于他的事业的家族传承和未来规划。

去年在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,投资12万元,在河边荒地上建起了砖厂,头一年就收入26万元。更重要的是全村120户每天轮流出工到砖厂劳动,可以得到每块砖0.6元钱的现金收入。

“高中毕业时,只要考不上大学,我就打算收他们为徒弟。没想到都先后考上了大学。”

每天早晨天刚蒙蒙亮,格念群培就喝过了酥油茶,庄重地点一根藏香,然后就在他那间不足10平方米的作坊里忙活了。

“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许多寺庙进入重修、重建期,唐卡的需求量猛增,我也有了跟随父亲学习、实践的机会。”格念群培说。

他是直孔唐卡(直孔刺绣唐卡)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第四代传承人。

“才拉卓玛十几岁开始接触缝纫和唐卡制作,堆绣、刺绣都没问题,早就出师可以独立工作了。”格念群培说。

2012年,格念群培收了4位徒弟作为自己和女儿才拉卓玛的帮手。但是为了延续家族传承这一传统,格念群培早已把眼光投向了两位外孙:贡觉顿珠和才达。

吃什么:这里的糌粑、清油具有独特口感,名不虚传。(米玛 马晓艳 阿孜古丽 沈安永 陈静 向代文)

格念群培家里客厅墙上挂满了他自己亲手制作的各类佛像唐卡。而目前正在完成墨竹工卡县政府的一个订单:总价30万元,可以挂在会议室里的6幅西藏风景堆绣唐卡。

康桑·赤烈多吉不仅把直贡梯寺“缝纫总技师”的头衔传给了儿子康桑·赤列格桑,也把制作堆绣唐卡的手艺传给了他。直贡唐卡家族传承就此开始。

2008年,直贡唐卡成为我区唯一“果唐”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格念群培也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

怎么去:扎雪村地处当错省道边,交通便利,每天有村里私营的班车往返于拉萨。

康桑·赤列格桑之后是康桑·平措。康桑·平措就是格念群培的父亲。

名声在外之后,订单应接不暇。这一“幸福的烦恼”困扰着格念群培。

“选料、制作精良是直贡唐卡的一大特色,预约订单再多、工期再长,也要坚守这一基本原则。”格念群培肯定地说。

也许是因为常年在屋内作坊里工作的原因,才拉卓玛皮肤白皙,除此之外,就是一位朴实、低调的农村妇女。

我们采访的当天,格念群培正在修整院子,刚刚铺好了水泥地,露台的墙砖也是半湿不干,院子中央高大的榆树正在吐绿:一般西藏民居只在房前屋后栽种树木,格念群培院子里的榆树为整个院落带来绿意和生机的同时,我们对主人又多了一层好奇。

看什么: 扎雪一带虽平均海拔4200米,但因河谷小气候,山坡谷底灌木丛生,别有风味。辖区内扎雪寺历史悠久,文化独特,值得探寻。

精通剪裁、缝补的他悟出了用各种颜色的绸缎、布料剪裁出唐卡绘画的细节、枝蔓等造型元素,再粘贴手缝在底布上,制作出堆绣唐卡这一唐卡艺术又一奇葩的绝技。

格念群培向记者罗列了这些年来的主要代表作:直贡梯寺主尊佛(大型唐卡)、墨竹工卡县羊日岗寺等寺庙的8幅大型唐卡像、达孜县罗寺(高50米、宽40米)阿底峡大师主尊唐卡像、山南地区多吉扎寺大型唐卡像、那曲地区纳秀寺大型唐卡像、日喀则地区桑桑尼姑寺大型唐卡像……

就在我们采访格念群培时,他的女儿才拉卓玛给我们斟酥油茶、递零食,一幅家庭主妇的模样。

扎雪村地处拉萨河在墨竹工卡县境内的干流龙雪藏布江北,距离拉萨市108公里,距离墨竹工卡县40公里,属半农半牧区,但可利用的资源条件较少,除部分村民具备刺绣、堆绣唐卡技艺外,大多数村民靠着村集体砖厂补贴家庭现金收入。

直贡唐卡这一世代家族传承的民族艺术迎来了全新发展的时代。格念群培和他的直贡唐卡先后参加过上海世博会;第十二届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;在中国博物馆举行的中国西藏精品唐卡博览会;中国首届黄山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大展等等。

唐卡按照制作方法和所用材料来区分为两大类:以丝绢绸缎为材料,用刺绣、编织、拼贴或套版印刷等方式制成的叫做“果唐”;而用颜料在画布上绘制的则叫做“赤唐”。

他在向我们展示其中一件已经完成的作品后,又把我们带到作坊里,详细介绍、演示图案设计、剪裁、堆贴、绣制、个别图案部分还要上色等工序。

陪同我们的村党支部委员罗布顿珠执意让我们参观一下扎雪村砖厂。因为山上不长虫草,牧业也不够发达,扎雪村群众现金收入较少。

康桑·平措1997年去世,此时,格念群培已经完全掌握了直贡唐卡刺绣、堆绣技艺,接过了直贡唐卡第四代传承人的衣钵。

“大外孙贡觉顿珠今年毕业,他想当老师,就算了。才达从小对缝纫、绘画很有兴趣,将来肯定能继承我们的衣钵。”

300多年前,直贡梯寺里有一位叫康桑·赤列多吉的缝纫大师,是寺庙里负责缝制僧服、唐卡的工匠中的“切莫”——总技师。

格念群培十多岁时迎来了新社会,唐卡这样一种与宗教有关的“旧物”备受冷落,格念群培和康桑·平措只能在种田之外靠缝纫贴补家用。

其实,这一带从东向西流动的拉萨河有她自己的本命:龙雪藏布!龙地下方留下来的江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j-rst.cn四川省江油市思有主日通信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nj-rst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