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台湾本身对这两个领域的人才需求接近饱和
2020-11-20 21:4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男,58岁,北京大学中文系特聘教授

相较于陈水扁时代,大陆现在聘用台湾人才没有顾忌,台湾学者到大陆谋求发展各有原因,虽说不完全是为了更好的待遇,但龚鹏程承认,学者在台湾参加一场演讲,可能只领到3000元至5000元新台币,在大陆则动辄几千至几万元人民币;大陆教授若被单位授予研究专案,经费从数百万至数亿人民币不等,这是台湾教授无法想象,也望尘莫及的。

出走或回归都是艰难抉择

女,40岁,美国某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

吴珍妮对台湾这个故乡仍怀着浓浓感情,每年都数次回家探望家人。为了事业,她或许很难回台湾发展,未来只能继续当一个在海外的台湾人才。

陈家麒说,在澳洲上班每天都能准时下班,薪水比台湾高、假期比台湾多,工作与生活绝对达到平衡。但为了孩子的教育,他宁愿暂时放弃这一切。“我希望我的小孩在台湾学中文,我要他在中文环境中学好属于他的语言和文化。”

海外游子的苦乐只有自己知晓,吴珍妮坦言,如果真的可以选择,没有人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、家人和朋友。“一个人只身到异地求学、就业,光是文化和语言的差异就需要时间调适,更何况还要与在地人才竞争,所付出的是努力再努力。”

英特艾伦:台湾人才外流还会持续五至十年

新加坡人力资源顾问公司英特艾伦(interisland)台北分行的人力资源经理高家涵认为,台湾人才出走的现象确实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。他告诉本报,英特艾伦在2011年设立台北分行,当年便为100名求职者在海外找到工作,这方面的人数隔年激增至500人以上,涨幅惊人。他估计,台湾人才外流的现象,还会持续五至十年,外流的主要年龄群为22至28岁。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

出走三案例

她说:“美国的教育环境好、研究资金充沛、人才济济,这些对我才是最大的吸引力,所以我就留下来了。”

他指出,台湾文化事业这些年来失去了方向,将中国文化纠结在本土化上面,文化创意产业也在萎缩。反观大陆,广邀台湾的学科前沿前去发掘中国传统文化,把中国文化拉抬到更高位置。他说,大陆的文化环境当然也有不健全之处,但学者经过努力可创造一个文化模式,挥洒空间非常大。

经过五年努力,她在美国考获免疫学博士学位,并成功地在当地找到工作。让她甘于离乡背井、独自一人留在美国发展的原因,是因为“美国提供专业发挥优于台湾的环境。

台湾教育部在上个月出台的《人才培育白皮书》提出,政府将在三年内投入410亿元(新台币,下同,约17.8亿新元)改善义务教育、技职、高等教育,此外还要培育2万4000名技术人员。总统马英九在白皮书出炉前先发话指出,台湾近十年由于“少子化”影响,加上和周边国家与地区的关系的改变,使政府在人才培育方面遇到挑战。他说,台湾训练出来的学生素质并不差,政府的目标是要确保未来10年、20年仍能保持人才的竞争力。

■陈子恒

该求职网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,台湾人“西进”至今多年,大陆的主管职缺多已“在地化”,而因陆续晋用中国籍干部,中阶及基层主管需求减少,仅高阶主管需求相对稳定。另一方面,近年来,服务业对大陆经济的重要性提高,随着台资服务业“西进”,这个产业对年轻族群需求有所增加。

■龚鹏程博士

龚鹏程是台湾南华大学和佛光大学的创校校长,10年前退休后便开始到大陆教书,目前居住北京。

张雅惠说:“现在会‘出走’的,还是年轻人为主,因为他们希望拥有跨国工作的经验。但是,高阶主管的思考不同,他们会担心,放下台湾的一切到大陆闯荡后,如果有一天要返台,在台湾是不是还能找回原来的位置。”

(责任编辑:彭博)

在美国就业这十余年,吴珍妮并非没有回台湾发展的念头,但最后不得不向环境妥协。她说:“好几个学术单位在我几次回台湾演讲时曾与我联络,可是考虑后觉得台湾在医疗领域提供的研究经费稍嫌不足,经过考虑也就放弃了。”

104人力银行:到东南亚工作人数增加

据他了解,台湾年轻人向往到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就业,不纯粹是为了较高的薪水。虽然这些地方的起薪或许比台湾高一些,但因为生活水平也较高,所以能够“袋袋平安”的工资并不多。他们主要是想浸濡在讲英语的环境,为自己的未来累积更强的“弹药”。

根据台湾求职网站“104人力银行”分析,台湾人选择到海外就业有三大主因:一、到海外工作的机会成本降低:由于台湾经济萎靡不振,薪资水平不升反降,离开台湾所需放弃的东西减少了,取舍难度自然下降。二、全球移动便利化提高人才行动力:以中港澳为例,距离台湾的飞行时间约一两小时,比在台湾内陆一些地方往来的时间还短;加上低成本航空越来越普遍,也为离家打拼的台湾人提供方便。三、区域版块经济发展:在区域产业迅速发展的带动下,对台湾人才的需求跟着水涨船高。

2004年,龚鹏程受邀到大陆教授中国文化史,可以为传统文化播种,让他深感鼓舞。他回忆:“那时正值民进党陈水扁执政,台独意识高涨,岛内把中国文化当仇人。我对台湾的前途感到灰心,大陆既然有机会,我就去了。”

吴珍妮毕业于台湾大学,1997年离台赴美深造,至今旅美17年。当初选择留学美国不愿当“土博士”并非崇洋媚外,而是看中美国高等教育事业发达,不但规模庞大且科系繁多,所以毅然赴美深造。

“不安分”的他现在又蠢蠢欲动,准备到下一站去体验人生,目标是中东、欧洲然后美洲。原来,每到一处,他只计划待两三年,一旦有更好的机会和待遇,就会毫不犹豫地往前走。对他而言,不管到哪里,工作内容基本大同小异,工作本身没有太大挑战,所以他更希望游走世界各个角落,去欣赏不一样的风景和文化,开拓视野。

难以想象的是,陈子恒并非孤家寡人,他已婚且有两个小孩。他很感谢太太的全力支持,并说他们两人都不喜欢台湾现在的氛围,认为民主被扭曲,因此不想回台生活。至于孩子,他感慨地说:“他们当然会有适应的问题,但这何尝不是对他们的一种锻炼,让他们更能适应这个社会,未来更具竞争力。”

■吴珍妮博士

“104人力银行”公共事务部经理张雅惠受访时透露,这两年来通过“104人力银行”寻求大陆工作机会的台湾人数持平,愿意去东南亚工作的上升了12%,外流人数整体在上扬。她说,大陆职缺已经因为大陆经济转型,以及大陆人才崛起而质变。

两年前选择离开大陆到新加坡时,陈子恒满怀憧憬。他说:“新加坡是个先进国家,比较国际化,所以想到这里历练一下。况且,大陆不再是赚钱好地方,现在大家都抢着去,去的人太多,能领到的外派津贴也就变少了。”

此前,全球专业咨询服务公司韬睿惠悦(towers watson)与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(oxford economics)合作研究的《全球人才2021》(global talent 2021)报告显示,到了2021年,台湾将出现严重的人才短缺危机。这项研究报告又一次引发台湾社会针对高教人才供需失衡、学用落差,以及日益严重的人才外流等问题的讨论。

从2009年至今,陈子恒曾为三家不同的公司服务,共被外派到四个地方工作,包括山东、上海、无锡和新加坡。甘愿如此“颠沛流离”,主要的是为了追求更高的薪资。他坦承:“台湾工资不涨,我只好不断换工作,每换一次,薪水就加一点,只能这样让自己增值。”

不管出走或回归,都是人生中艰难的抉择,原因多样复杂,因人而异。14岁就随家人移民澳大利亚的陈家麒(37岁),考获硕士文凭后在澳洲一家银行工作了八年。他最近反其道而行,在台湾出走潮高涨之际,选择“海归”。他认为,世界没有绝对的“净土”,以台湾和澳洲为例,两地各有优缺点,关键在于个人要追求什么。

男,39岁,外派到新加坡分公司出任财务经理

高家涵说:“他们希望毕业后可以到外地闯荡一番,不但能让自己更成长、更独立,拿着有海外经验的履历回台,对他们未来在职场上竞争将会很有帮助。”这些筑梦者约三成会在合约到期后续约,七成选择离开,其中有20%转移到其他地方找机会,其余都会返台就业。

他说:“我们到大陆不是为了吃一口饭,收入是其次;更重要的是,在大陆可以好好发挥。”

英特艾伦台北分行服务过的求职者当中,最多人寻找的是服务和餐饮这两项产业的职缺。高家涵分析说,台湾服务和餐饮业发展过快,近几年也有不少这类高职学校出现,但台湾本身对这两个领域的人才需求接近饱和,促使该产业的年轻新进纷纷朝海外找寻机会。

为未来累积更强“弹药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j-rst.cn四川省江油市思有主日通信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nj-rst.cn版权所有